音像书城主要为音乐爱好者、学习者提供由环球、先恒、人民音乐出版社、上海音乐出版社、北京音像公司等出版社的经典作品,请购买正版。

商品类型:.关键字:.书名.作者/主讲.出版社.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网上音乐学院>>音像书城>>小提琴>>音乐图书>>维瓦尔第“四季”小提琴协奏曲(总谱)
点击查看大图片
  • 维瓦尔第“四季”小提琴协奏曲(总谱)

  • 作者/主讲:出版社:人民音乐出版社
  • 定价:¥21元优惠价:¥20元省:1元
  • QQ在线咨询

温馨提示:您在下单购买前,请先联系在线QQ客服,查询库存及发货方式,以免产生不必要的麻烦。

内容介绍:

前言 《四季》是经常演出的曲目,其影响力不可忽视。但是与之不相称的是,它的相关资料却是令人吃惊的贫乏。与大部分手写原稿的“热卖作品”(如《弥撒曲》、莫扎特的《安魂曲》、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等)不同的是,自从1725年一位法国的出版商列塞纳,罗杰的继承人)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出版了一套由12首协奏曲组成的《和谐与创意的试验》之后,直到现在我们才有了这本单曲版本。无论是第一部现代演奏形式的作品(1919年被改编为钢琴二重奏)还是第一个电声录音(1942年由伯纳第诺•莫利纳瑞制作),几乎所有的出版物和改编形式都是出自列塞纳的版本。在作曲家留给后人的原稿和副稿中,只有一份被完整地保存下来(巴黎国家图书馆),但这份资料却不是维瓦尔第那份最初的、已经遗失的原稿。 维瓦尔第也承认《四季》确实以更早的形式存在过。在给摩尔金公爵的信即作品8号的序言中,维瓦尔第称自己为“意大利的音乐大师”;他把12首协奏曲分为四至五个部分,并在总结解释《四季》时说道:“很久以前我从《我伟大的主》中得到过不少灵感”,现在它们都被赋予了新的内容,并且在每一首协奏曲前都加了一首十四行诗,用以详尽地描述音乐所要刻画的每一个细节。 除了那封信和曲目的标题,现存于热那亚《夏》的改编曲版本也为《四季》以更早的形式存在过的猜测提供了证据。在瑞典隆德的一份同样曲目的版本保存了那封信,但是没有十四行诗,仙子只有保存在曼彻斯特公共图书馆的版本相对而言是最完整的,它保留了完整的四首协奏曲和十四行诗,但是没有标题。专门研究这方面资料的专家保罗•艾夫利特认为这个版本是1726年为了给罗马的收藏家奥图包尼(亨德尔、科莱利等艺术家的赞助者)演奏而从威尼斯带来的版本。虽然它们出现在作品8号之后,但是它们“无疑比那些经过修改润饰后出版的版本更早”。 经过爱德华•豪斯沃斯的努力,一大批在1742年奥图包尼收藏品的拍卖会上购得的歌剧、清唱剧、康塔塔等作品被送给了查尔斯•詹尼斯,他拥有一座私人博物馆,藏有96首协奏曲和器乐曲。他是亨德尔的朋友,也是一位弥撒词作者。此后它们又先后经过詹尼斯的兄弟安斯弗德伯爵、纽曼•弗洛尔先生,最后成为了纽曼斯特公共图书馆的收藏品。 这部分版本经过艾夫利特的推证证明了是由两种不同的笔迹构成的。虽然笔迹不是维瓦尔第本人的,但至少是他身边人的,并且是从原稿上抄下来的,艾夫利特和塔尔包特(见推荐阅读书目)对此有详细的说明。曼彻斯特的版本明显地比其他版本正确,而且在很多方面(特别是衔接、形象性、利用半音阶转调方面)都是很先进的。另外在某些部分,曼彻斯特的本本与那些被人们熟知的版本完全不同(在《春》中第一小提琴与第二小提琴精彩的轮奏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它还更正了一些因为错印而流传到现在已变成了传统的错误,比如《冬》的第二乐章结尾处奇怪的颤音。 给奥图包尼演奏的版本没有副本,维瓦尔第极有可能想要一种纯的弦乐演奏效果(就像他在以前所写的《和谐的灵感》中所要表现的一样)。当然,在《春》第一乐章的伴奏中缺少“独奏”,低音部分被分为羽管键琴的琶音和一把小提琴与一把大提琴(《秋》的第二乐章)和大提琴独奏与羽管键琴和小提琴,这是一种单乐器与乐器组的对比(《冬》第二乐章)。《秋》第二乐章中弱音器(注意:不只一个)的使用是18世纪的用法,甚至独奏者也如此标记,这样不会影响单纯的弦乐效果。 曼彻斯特的手抄版本与阿姆斯特丹的印刷版本都很接近维瓦尔第的原稿。在这里,《四季》第一次作为重要的资料出现,而不是次要的阅读物。 目前的版本是最接近与曼彻斯特(曼版)的版本,可能也是最接近维瓦尔第的初衷的版本。在这个版本中部分地引用了那封信,但不是全部的内容。在阿姆斯特丹的版本(阿版)中被找到的描述性标题也被加入了,有迹象表明它们是从十四行诗中分离出来的,或者说比十四行诗出现得更早,尽管在一些地方它们只是简单地重复了十四行诗中的诗句。研究表明,这些被整行地加在提示后面的诗句是经过了加工润色的,有的地方甚至被删除了(例如在〈冬〉最后一个乐章中的句子“否则冰地列开了怎了得”就是由两个句子合并而成的)。 还有一种相似的做法是试图把十四行诗句和标题合并起来:〈夏〉第一乐章中标题与诗句合并成为一句话“微弱的西风轻轻地吹”,在很多小提琴部分这句话也被合并了。不但这些诗句为那些只在阿版中出现过的不包含在诗句中的描述性标题留出了空间并被印为斜体字,而且演奏的注解和类似的提示在表演中也被直接运用。它们在乐谱中被翻译成注脚,与那封关键的信和十四行诗的译文一起印在每首协奏曲之前。 阿版的题目在翻译中以“U”代替了“V”,但是原文中的字母大写和标点都保留了原样。在曼彻斯特资料中找到的十四行诗已经被再版了,并且在每个协奏曲低音部分的封页上有很多细节都与其他印刷版本不同。在这个版本中,小提琴独奏部分几乎都提到了那封关键的信,但是在其他部分的开始(在〈春〉乐章的第一、第二小提琴中提到,第二乐章中提琴的第一小节后就没有再提到,在低音部分也没有提到)知识偶尔提到。 这些诗很有可能是维瓦尔第自己写的,因为它们都没有给出作者的姓名。这种方法比单调的描述使表演者兴趣更浓。当然,威尼斯方言的运用和平写也支持了这种理论。曼彻斯特版本中的标题“作为协奏曲提示的十四行诗”说明了兕是在作曲后写成的,至少那些文学性的标题是以前没有构思过的。 这次出版的乐谱是曼彻斯特(奥图包尼)的手抄版本,也包括阿姆斯特丹版本中的一些同段音乐可供选择的另一段乐谱(如一些虚线连线等)。阿版中的力度标记也被加入了曼版。 对于一些不清楚的地方(如许多其他18世纪的资料一样,这份手稿也不很清楚)也只有很少的资料可以参考,而一些演奏者勇于创新的尝试比这些资料更吸引人。此版中小提琴部分在重印中有一些原来遗留下来的显而易见的问题。〈时事评论〉对于这点有详细的说明。这份乐谱有两行数字低音,在低音谱下面的数字与曼版的音型完全相同,而在上面的一行包括了阿版中的数字(经过必要的修改),这点是与手稿资料不同的地方。一些不影响演奏的特点都被保留了下来,既然在〈秋〉的第一和第三乐章有同样的“前导动机”和声,那么〈春〉的第一乐章第三小节中的音型也不能算是错的。“只用键盘演奏”被“合奏”所替代,而且在乐章的开头有时会同时出现这两种情况(见〈春〉第一乐章第79小节)。〈春〉的最后一个乐章,阿版中从第71小节开始“始终用键盘演奏”,但在曼版中却逐渐消失了。 一些力度标记在排版时被加入了,简单的持续低音贯穿于整个作品。每个没有做标记的乐章开头不一定是强音。〈冬〉的开头在其歌剧〈法尔纳斯〉中被再次使用时就被标记为“P”。维瓦尔第对于一些常规的变化没有明显的提示,“P”和“PP”的轮流出现暗示了一般的渐强和渐弱(例如〈夏〉第一乐章,第83-89小节和第三乐章第53-54小节),而在〈夏〉第一乐章第52和110小节的第一个音符上标记的“PP”因为要表现暴风雨来临前的景象而含有渐弱的意思。 在维瓦尔第的音乐中,演奏者经常被要求即兴发挥(尤其在慢版乐章汇总)。虽然没有这些协奏曲18世纪的版本,但是维瓦尔第在其作品RV581的广板乐章汇总自己写的装饰音就可以证实这一点,他在此提出了许多建议。

内容目录: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联系方法广告服务友情链接付款方式网站地图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学院客服:在线客服点这里  家教专员1:业务咨询点这里  家教专员2:业务咨询点这里  学院业务:业务咨询点这里

电话: 010-56429478 邮箱: cn010w@163.com 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

Copyright©2006-2019 www.cn010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1714号

收缩

学院网在线客服

  • 学院客服一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学院客服二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学院客服三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学院客服四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电话:010-56429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