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音乐启蒙导航

音乐启蒙首页>>著名歌剧介绍>>《威尔第》茶花女(三幕歌剧)

《威尔第》茶花女(三幕歌剧)

剧本:法兰契斯可.马利亚.皮亚夫
根据法国小说家兼剧作家亚利山大.杜玛(小仲马)戏剧〝茶花女〞改编而成
首演:1853.03.06,意大利威尼斯凤凰剧院
主要角色
薇奥莉塔.瓦蕾莉(Violetta Valery)
高级交际花女高音 阿弗列德杰尔蒙(Alfredo Germont)
乡下富农之子男高音
乔治3杰尔蒙(Giorgio Germont)
乡下富农,阿弗列德之父男中音 
弗洛拉(Flora Bervoix)
薇奥莉塔闺中密友次女高音
卡斯东子爵(Gastone)男高音   
《剧情简介》
时空背景:1840年代,法国巴黎
第一幕 薇奥莉塔家中大厅 
    幕启,华灯初上时分,巴黎名交际花薇奥莉塔家中贺客盈门,这场宴会是为了庆祝薇奥莉塔身体康复特地举办的。其中一位来宾卡斯东子爵带了另外一位新面孔─阿弗列德?杰尔蒙─登门拜访;卡斯东告诉薇奥莉塔:当她卧病在床期间,阿弗列德每天必定前来殷切问候薇奥莉塔的病情。薇奥莉塔听了之后,只是淡淡地说:她不值得阿弗列德这般费心,而阿弗列德急则忙表示自己是一片真心。薇奥莉塔闻言,深感荣幸,同时她也半开玩笑地对另外一位仰慕者多男爵说:为什么从没见过男爵也对她这么用心呢?男爵本想辩驳,却被薇奥莉把的好友弗洛拉劝住了;弗洛拉要男爵少开尊口,而男爵表示他是愈看阿弗列德愈不顺眼。卡斯东子爵发现阿弗列德站在一旁沉默不语,于是起哄要他即席创作一首饮酒诗,以娱大众。在征得薇奥莉塔的同意后,阿弗列德像是德到了灵感一般,即兴高歌一曲─歌颂爱情、也歌颂欢乐时光!(饮酒歌)
《茶花女》第一幕aria Callas与Alfredo Kraus;
1958.3.27葡萄牙里斯本「圣卡罗歌剧院」实况; 
    这时从另外一个房间传来一阵音乐声,薇奥莉塔表示:舞会即将开始,请大家移驾前往跳舞,但薇奥莉塔才刚起身,就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众人上前关心她的身体状况,而薇奥莉塔只说休息一下即可,先请大伙前去尽兴跳舞,稍待片刻她再过去招呼。在众人离去后,薇奥莉塔从镜中观得自己苍白的脸孔,但她一转身,就发现了阿弗列德还在大厅里。阿弗列德上前关怀薇奥莉塔的身体健康,同时也表达出心中的爱慕之意;薇奥莉塔心中虽然感动,但还是劝阿弗列德不要在她身上浪费时间。(二重唱:在那快乐的一天) 忽然,卡斯东子爵闯进大厅,眼见阿弗列德与薇奥莉塔两人「互诉情怀」,于是也很识趣地先行离开。就在阿弗列德起身告白之时,薇奥莉塔叫住阿弗列德,并且给了他一朵茶花,要阿弗列德在茶花凋谢时再回来拜访;而原本为爱所拒的阿弗列德,闻言不禁大喜,便约定在第二天必将回来探望薇奥莉塔。在阿弗列德离去后,众人也陆续回到大厅,向薇奥莉塔道谢告辞,准备迎接第二天的来临。此时原本吵杂的大厅,只留下薇奥莉塔一人,她的内心起伏不已,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想起刚才阿弗列德的真情表白,薇奥莉塔心中有些心神不定,同时又想起了自己卑微的出身,更觉与爱情无望。忽然间,像是有所觉悟似地,薇奥莉塔起身高唱「及时行乐」─与其等待不知何时才能到来的爱情,不如把握良机,享受眼前的欢乐。(咏叹调:好生奇怪!...梦中情人...及时行乐!)
─ 第一幕落 ─
第二幕 
第一景 巴黎郊外农庄 
    接受了阿弗列德爱情的薇奥莉塔,终于远离巴黎的风尘社会,来到乡下和阿弗列德过着平静安详的乡居生活。幕启,阿弗列德着猎装进场,他自言从来都没有过如此这般的幸福生活,「只要离开薇奥莉塔,就没有快乐可言」。此时薇奥莉塔的贴身女佣安妮娜身穿旅行外套进场,看起来像是从大老远回来似的;阿弗列德询问之下,才知道:原来为了维持乡间生活的开销,薇奥莉塔私底下已经变卖了不少家产,但她都没有告知阿弗列德,而安妮娜正巧才从巴黎又变卖了一些金钱回来。阿弗列德闻言,深感羞耻,随即动身前往巴黎,他决定要亲自赎回薇奥莉塔的财物。(咏叹调:我的无知,我的耻辱!)阿弗列德离开后,薇奥莉塔上场,问起阿弗列德去向,安妮娜只说阿弗列德去巴黎办事,并没有说他此行所为何事。门房递交薇奥莉塔一份信函,原来是好友弗洛拉邀请薇奥莉塔出席当晚的化妆舞会;薇奥莉塔一方面讶异弗洛拉竟然可以找到她在乡间的地址,二方面则又窃笑弗洛拉可能要白等她了(因为薇奥莉塔目前只想过着简单宁静的生活)。不一会儿,门房又进来通报,一位男士前来拜访薇奥莉塔,而这位男士不是别人,正是阿弗列德的父亲─乔治?杰尔蒙。乔治进门后,直接了当地表示:此番前来要把儿子从那位「让他一步步走向堕落之途」的女子身边带走。薇奥莉塔闻言,颇感不悦,但随即也向乔治出示她为了维持家计而变卖家产的证明文件;乔治阅毕,才知先前对薇奥莉塔有所误会,但他此行还有另外一个目的:由于女儿即将与地方望族成亲,为恐「阿弗列德与出身风尘的女子交往」一事有辱家风,于是他要求薇奥莉塔永远离开阿弗列德(咏叹调:上帝赐我一位如天使般的女孩)。深爱阿弗列德的薇奥莉塔起初不敢相信、也不愿接受乔治的要求,但在乔治的百般请求下,薇奥莉塔在伤痛欲绝的心情之下,终于点头让步。乔治离开后,薇奥莉塔要安妮娜代她通知弗罗拉,说她今晚将会参加在弗罗拉家中的舞会,同时她也准备写一封告别信给阿弗列德。正在写信的同时,阿弗列德突然回来了,薇奥莉塔有些不知所措,情急之下支吾其词,却不敢告知实情,只说要阿弗列德记得她永远的爱,随后即匆忙离去。阿弗列德察觉情况有异,但未再深入询问。此时,门房送交薇奥莉塔的亲笔信函,阿弗列德读信之后,才知道薇奥莉塔已离他而去,正巧乔治回到屋子里,阿弗列德哭倒在父亲怀中。乔治劝告儿子放下这段感情,和他一起回老家普罗望斯(咏叹调:普罗望斯的海与地),但阿弗列德却连只字也听不进去;忽然他撇见桌上弗罗拉寄来的邀请函,心中暗想薇奥莉塔的去处,随即夺门而出,不理会老父亲的呼唤。
第二景 弗罗拉家中大厅 
    幕启时,夜幕低垂,热闹的化妆舞会即将开始,宾客们正在一旁大桌上玩牌赌博。此时,一群打扮成吉普赛算命女郎的女士们蜂拥进入,随后则是男士们装扮成西班牙斗牛士,把场面气氛带到最高潮。在热闹的歌曲之后,阿弗列德登门拜访,并加入赌局。未久,薇奥莉塔在「老恩客」多佛男爵的陪伴之下进场;薇奥莉塔一眼就看见赌桌旁的阿弗列德,心想:自己来的真不是时候。赌局中的阿弗列德运气颇佳,连盘皆赢,但他不断地冷嘲热讽赌运甚差的多佛男爵、以及大厅一旁的薇奥莉塔。待弗罗拉招呼宾客们前往用餐之后,薇奥莉塔私下又约了阿弗列德单独会面;她请阿弗列德赶快离开此地,以免与多佛男爵之间发生冲突,而阿弗列德逼问着薇奥莉塔是否还爱他,但薇奥莉塔因先前与阿弗列德的父亲─乔治?杰尔蒙─有约在先,不得不说出「善意谎言」:她现在所爱的是多佛男爵。阿弗列德在盛怒之下,呼唤众人前来大厅,他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还清亏欠薇奥莉塔的「钱债与情债」;说毕,就像是要羞辱人似地,把在赌局中赢得的钱,全部丢在薇奥莉塔的身上;薇奥莉塔承受不住羞辱,昏倒在弗罗拉怀里。众人齐声责备阿弗列德的粗暴行为,而乔治也出现在人群中,他十分不耻儿子对一位女士竟然做出这样的不礼貌举动;薇奥莉塔则幽幽地说:总有一天阿弗列德会知道她是真心地爱着她,才会忍受此番痛苦。随后,在友人搀扶下,薇奥莉塔离去,多佛男爵则上前向阿弗列德宣示挑战,为薇奥莉塔的受辱讨回公道。
─ 第二幕落 ─
第三幕 薇奥莉塔在巴黎寓所的卧房 
    某个节日的早晨。薇奥莉塔的肺疾日益严重,已到病入膏肓的地步,贴身女佣安妮娜随侍在侧。医生来访会诊,私下告知安妮娜:薇奥莉塔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而薇奥莉塔似乎也有自知之明,她要安妮娜将她仅剩的财产分给路上的穷人。待安妮娜退去后,薇奥莉塔从怀里掏出一封乔治?杰尔蒙写来的信,独自念起:乔治感激薇奥莉塔遵守诺言,并且也已转告阿弗列德有关薇奥莉塔所作的一切,而阿弗列德也将赶来向薇奥莉塔致歉─但这一切对薇奥莉塔而言,都已经太晚了!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等,只怕见不到阿弗列德最后一面。(咏叹调:永别了,美丽的回忆) 此时安妮娜匆忙回来,她问薇奥莉塔今天是否真的觉得好过一些?因为她要给薇奥莉塔一个大惊喜。随后阿弗列德急忙冲进来、紧紧拥抱住他亏欠甚多的薇奥莉塔,两人至此,误会冰释,并且打算离开巴黎,重新过着只有他们两人的宁静生活(二重唱:告别巴黎),但薇奥莉塔终因体力不支倒地。安妮娜紧急找来医生救治,此时乔治?杰尔蒙也赶来探望,同时也要表达他最深的敬意与歉意,但他所看到的则是奄奄一息的薇奥莉塔。薇奥莉塔取出自己的肖像交给阿弗列德,并且祝福阿弗列德有朝一日能够找到另一个可以为他带来真正幸福的女孩。说毕,她忽然觉得体内有一股生命力量不断升起,但那只是回光返照;最后,薇奥莉塔在众人惊呼之下,香销玉殒!
1

学院客服:在线客服点这里  家教专员1:业务咨询点这里  家教专员2:业务咨询点这里  学院业务:业务咨询点这里

电话: 010-56429478 邮箱: cn010w@163.com 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

Copyright©2006-2019 www.cn010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1714号

学院网在线客服

  • 学院客服一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学院客服二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学院客服三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学院客服四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电话:010-56429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