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音乐启蒙导航

音乐启蒙首页>>著名歌剧介绍>>歌剧《崔斯坦与伊索德》介绍

歌剧《崔斯坦与伊索德》介绍

崔斯坦与伊索德 歌剧
《崔斯坦与伊索德》 
概述: 
   《崔斯坦与伊索德》一剧。被瓦格纳称为《三幕戏剧》在德语中原是行为、举动之意,是希腊语“戏剧”的直译,意为:“借着诗篇使音乐统一”。在此之前的当代歌剧几乎都采用脚韵诗,但瓦格纳认为这会使语言本身的韵律感和音乐形成不自然的关联,于是在《崔斯坦与伊索德》中又取用了头韵,试图作出头韵与脚韵拼合的新音乐表现。这是音乐史上的奇迹,其影响一直持续到廿世纪仍历久不衰。瓦格纳在此已将调性音乐推展到极致,音乐与剧词之间形成完美的共生,无尽的旋律流动与乐团织出的动机的网,使整个戏剧的演出,得以从外在事件的发展转到人物心理的刻画,在这部惊人的创作中,可以充分窥见他的才情。可是作曲家自己对这划时代的作品中新颖的音响未必有清楚的概念,这是在寄给玛蒂德的信中所提到的。此剧被喻为“后期浪漫主义”的登峰造极之作,理查?斯特劳斯也称赞这部天才之作为“所有浪漫主义的终局”。 
   《崔斯坦与伊索德》的传说发生于法国西北部布达纽地方,因被12世纪法国诗人当作写作题材而流传各地,但最著名的作品却是德国诗人史特拉斯堡晚年未完成的长篇叙事诗《崔斯坦与伊索德》,该诗是根据法国诗人托玛的作品写成的。 
    这首中世纪叙事诗全篇大约两万行,其现代语译本有库尔兹(1844年)和秦洛克(1855年)的两种,特别是后者在第二版中追加了自作的续篇,初见似乎和崔斯坦传说无关,但却和米勒的《尼贝龙根传说的神话试考》(1841年)一样,引起瓦格纳对这传说的关注。瓦格纳的《崔斯坦与伊索德》就是以这首大叙事诗作为主要素材写作而成,而角色的描写也更加自由。 
   这作品的另一特征是彻底地使用了主导动机。虽然这不是从《崔斯坦与伊索德》才开始的,但比起之前几部作品,主导动机的使用更具意义了。第三个特征是使用了“无限旋律”,犹如编织物中的丝线彼此交错接连般;剧中的旋律不休止地成长与融合。瓦此剧的第四个特征则是频用半音阶和异名同音,这和无限旋律有密切关联。 
   瓦格纳用上述手法,成功地表达出对爱的无限憧憬,从外在形式看来,《崔斯坦与伊索德》是相当简单的,剧中人物只有少数几个,动作不多,舞台布置也力求单纯。但此剧并非单纯的事件描述而已,最重要的是两位主角相恋的内心世界。剧中诗般的对白大都是爱的话语,而大部分音乐也都在表现充满爱欲的感情。长达两万行的中世纪叙事诗中,主要在描写以恋爱为背景的阴谋与冒险,其中光是叙述“爱的媚药”的场面就有一万一千行,但在瓦格纳的剧本里,故事前因只有60行,且各行都很简短。虽然歌剧中出现了原作所没有的水手和牧童,但人物与场面的运转都极端简化了,在刻画主角的内心世界方面,则更为细腻。两名主角的性格十分鲜明,但配角的性格并未变得薄弱,例如年老国王马可崇高的宽容心胸、侍从库威纳与侍女布兰洁娜的忠诚等,都象征性地浮现,使整部作品具有紧密的结构。能将中世纪德国诗人的长篇叙事诗如此单纯化,瓦格纳的才华着实令人叹服。和中世纪叙事诗不同的是,瓦格纳笔下的两名主角一开始就有意识地寻求自生命羁绊解脱的“爱之救赎”,也必然走向因死亡获得的补偿与和平。另外,由于是追求和生命相悖的死亡,打从伊索德为化名坦崔斯的骑士(即崔斯坦)疗伤开始,她在潜意识里已经抱持:“尽管被我选,却从我处消失”的念头,同样地,崔斯坦也以“不想知道、也不会困惑”之心接纳伊索德,两人间的薄纱逐渐变薄,不久便撕裂了。 
   在中世纪叙事诗中,将两人的相恋完全归于媚药的力量,瓦格纳则将之改成在服用媚药前,两人已经相爱。爱的媚药取代死亡之药一事,在原作中纯属盲目的偶然,但在歌剧中却变成是有意识的行为,也就是爱的容貌不是生命中的享乐,而成为死亡的救济,这是两者间最大的差异。马可王虽然把事件归咎于药力,但或许他早有预感,结果使得国王对情感的超越变得格外崇高,两名主角之死也更具有深邃之美。 
剧情简介: 
    崔斯坦与伊索德彼此相爱,但却不能启齿承认,因为崔斯坦曾在战场上杀死伊索德的未婚夫,这段血债使得两人无法互相接近。但是崔斯坦必须护送伊索德到她未来的夫婿马可王身边,他们在船上共饮毒药,想了结彼此的仇恨,却没有料到布兰洁娜以爱情药加以掉包。已经和马克王结婚的伊索德和崔斯坦在黑暗里幽会,两人渴望死亡最后能够协助实现受挫的爱情。马可王发现他们的幽会,以为自己已遭背叛。崔斯坦受重创回到城堡等待死亡降临,他在梦呓中看到伊索德的到来,但随即倒地。伊索德唱出《爱之死》,歌颂了持续到死后的爱情,然后相随而逝。 
演奏时间:前奏曲:11分 第1幕:70分 第2幕:80分 第三幕:75分 
时间:传说里的中世纪 
地点:爱尔兰与康沃尔间的海上,不列颠岛南端的康沃尔,法国西北部布达纽的卡列沃尔。 
剧中人物: 
伊索德 爱尔兰公主 女高音 
崔斯坦 康瓦耳骑士,马可王的侄子 男高音 
布兰洁娜 伊索德的侍女 次女高音 
马可王 康瓦耳王 男低音 
库威纳 崔斯坦的忠实侍从 男中音 
年轻水手之声 男高音 
牧童 男高音 
梅洛特 马可王的朝臣 男高音 
舵手 男中音 
剧情介绍: 
   前奏曲:此曲在表现崔斯坦与伊索德之爱的内在发展。瓦格纳曾为这首前奏曲附加如下的标题:“崔斯坦亲自担任婚姻介绍人,为伯父迎娶伊索德。其实,这两个年轻人已经相爱。无法平静的欲望自最节制的倾诉开始,从无望的爱之告白那极为纤细的战栗到爱的强烈爆发,其中贯穿着焦躁、无助的各种感情。然后这感情便丧失气力,沉潜到自我之中,最后只好在死亡中消失、远离。” 
    曲首出现的崔斯坦“憧憬动机”是整个管弦乐中最重要的动机,这个半音阶进行述说着无穷无尽的爱的憧憬。这主题经过展开后,“爱的动机”出现了,这两个动机就是前奏曲的主要动机。等乐曲发展到高潮时奏出强烈希望的动机。可是它们还是无法制服“命运动机”,和充满憧憬的爱的动机,只能返回到开头的平静中。 
第一幕 船上 
    要了解这部歌剧的进行,必须先知道故事的前因。崔斯坦曾杀死伊索德的表哥同时也是未婚夫的莫罗特,当时他自己也受了伤,为求治疗,化名为丹特利的崔斯坦向熟悉各式秘药的伊索德求救,不料被伊索德看穿了他的真实身分。当伊索德正准备为未婚夫报仇时,却爱上了崔斯坦,在举剑要刺杀他时,双手却发软了。后来,伊索德决定嫁给马可王,即将被送往康瓦耳城成亲,这时担任护送伊索德任务并成为她座船掌舵的居然又是崔斯坦。第一幕场景所在的甲板上张着一层帏幕,伊索德在里面的船舱休息。 
第一场 
    年轻的水手唱出一首与爱尔兰姑娘有关的歌曲。当伊索德发觉那是在讽刺自己时很生气,然后望着海洋,问侍女布兰洁娜:“船已经驶到何处”。尽管康瓦耳的绿色海岸已在望,但伊索德激动地大叫不要上岸,然后唱出:《名门已没落!》,希望吹起暴风雨,把船打入海底,这时“航海动机”变成“狂怒动机”。侍女请求伊索德把内心的痛苦倾诉出来,她关心地询问公主,在离开故国和双亲时为什么不曾落泪。但是伊索德并末回答,只要求她拉起帏幕。 
第二场 
    帏幕拉起后,再度传来年轻水手的歌声,这时可以看到船的前舷。崔斯坦站在船舵前,他的侍从库威纳斜靠在船舷上。接着,伊索德终于唱出:《爱之烦恼》,她说:“这个男人(崔斯坦)在航行途中都不曾过来向我打招呼。”于是命令布兰洁娜到甲板上把崔斯坦叫来。然而崔斯坦却表示,虽然公主在叫他,但他不能玩忽职守离开船舵。 
    当布兰洁娜强调这是公主的命令时,在旁边的库威纳便不停地唱出讽刺莫罗特之歌《出海的莫罗特殿下》,嘲笑般地追忆往事。他说出昔曰崔斯坦征讨伊索德的未婚夫莫罗特,还把他的首级送回爱尔兰的故事,在旁的水手们也跟着应和。 
第三场 
   布兰洁娜听后气得直发抖,将帏幕放下后向伊索德报告着经过。公主感到无比的羞辱,后悔当初用秘药治好了受伤的崔斯坦。当时她虽然从伤口就认出崔斯坦是未婚夫的仇敌,却无法举剑将他杀死。此刻她报仇似的唱出:丹特利(崔斯坦的化名)之歌:《坐在一艘小船上》,取笑他当时化名求医的往事,然后愤怒地指责他现在又改称崔斯坦,无耻地前来迎接老国王的新娘,最后她又声嘶力竭地大叫:“复仇!死亡!我们两人共赴死亡吧!”这是死亡动机。 
    布兰洁娜安慰公主说:“崔斯坦是感念您当时的恩情,才把您推荐给德高望重的马可王当皇后。”但伊索德却哀叹,要嫁给她根本不爱的老国王,还不如死了倒好。当布兰洁娜提起伊索德的母后给予的爱的秘药时,伊索德就命令她把装秘药的箱子取来,然后从箱内取出死亡之 
    药,告诉布兰洁娜,现在它真的有用了。这时传来水手们的合唱,宣布船已靠近陆地。 
第四场 
    库威纳出现,请伊索德赶快准备上岸,但伊素德却说,在崔斯坦没有抵偿他的罪过之前绝不下船。库威纳表示会他把公主的意思转达给主人,说完便离去了。当伊索德命令侍女取出母亲所给的“死亡之药”时,布兰洁娜害怕地跪在公主脚下唱着:《请可怜我吧!》但伊索德也回击她唱着:《可怜的是我,你这虚假的侍女啊!》同时还说:“母亲所给的秘药各有不同用途,我现在处于深沉的悲哀和强烈的烦恼中,死亡之药是最适合的。” 
第五场 
    这时崔斯坦终于来了,伊索德指责他:“为何在航行期间老是避开我?”崔斯坦答说:“在新娘的旅程中,媒人最好保持距离。”伊索德说:“我还没有替未婚夫莫罗特复仇!”崔斯坦叫她拿剑刺进他的胸膛,伊索德却说:“你是马可王最英勇的部下,我不能做这种事。”这段时间内,两人虽然恶言相向,但管弦乐却奏出“爱的动机”。 
   外面则传来了水手的合唱。接着伊索德便建议共饮和解之杯,她示意布兰洁娜送上加了死亡之药的饮料。崔斯坦明知那是死亡之药,却仍打算一饮而尽。在他喝过一大口后,伊索德把杯子抢过来,喝掉剩余的药。两个冤家喝完后,像中邪一样注视着对方,不久两人的眼神就闪烁出灼热的爱焰,一阵恍惚后紧紧相抱在一起。原来布兰洁娜拿来爱药代替了死亡之药给他们喝下。她虽然已经极感懊悔,但一切都太晚了,两个人已陷入了爱的激情与狂欢中。 
    这时传来;“马可王万岁”的欢呼声,船已经抵达康瓦耳。布兰洁娜帮助伊索德穿上外套,把摇摇晃晃的公主扶到船舱外。伊索德问侍女:“我怎么还活着?你拿什么给我喝了?”侍女答说是爱药。公主听了愕然,然后感叹说:“我不能不这样活下去了?”然后昏倒在崔斯坦的怀里。当船只靠岸后,就在人们的欢呼声中幕落。 
第二幕康瓦耳马可王城堡,伊索德寝宫的前院 
    序曲:“光的动机”开始,随即以“爱的焦躁动机”、“爱的欢喜动机”等,表达出不安与期待的气氛。 
第一场 
    这是月光明亮的夏夜。在朝臣梅洛特的建议下,马可国王出外打猎,他们随着角笛声逐渐远去。伊索德焦急地等待爱人崔斯坦前来,担忧的布兰洁娜向狂恋中的伊索德提出忠告说:“国王突然决定在深夜出去打猎,一定是梅洛特的诡计,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今晚请你勿和情郎崔斯坦幽会。”但伊索德却表示:“梅洛特是个好人,况且我已经准备一死,不再害怕任何事。”然后命令她发信号给崔斯坦。。 
    布兰洁娜又一次表示很后悔用爱药代替了死亡之药,但伊索德说:“这不是你的过错,是爱的力量。爱的女神掌握了我们渴望死亡的躯体,任意地控制我们。”虽然布兰洁娜提醒她务必要小心,伊索德还是命令她吹熄灯火,挥舞围巾作信号。高昂的音乐传达出每一个动作。 
第二场 
    崔斯坦喘着气,飞也似地跑上台阶,紧紧拥住伊索德。这对激动的情侣,起初的情语只是短促的单字。猛烈的音乐逐渐转化为甜美的爱。爱的波涛有时激烈地燃烧,有时平静而甜蜜地安憩,随后是堪称古今众多“爱的二重唱”里的最高杰作。两人先表示憎恶白昼的亮光,后来又赞美了狂欢的爱之夜。最后他们的声音已经浑然化成一体,讴歌出爱的极致:《请降临吧,爱之夜》。 
    在降A大调的气氛中,半音阶旋律不绝如缕。忽然传来布兰洁娜的警告声音:《把风者之歌》,但两人却从平静的休息中再度翻腾到新的爱之狂涛中,陶醉般唱出了:《哦,永恒之夜》,他们说:“我们要迎接死亡。这是爱之夜的世界……”。 
第三场 
   当两人正沉浸在爱的高潮中,库威纳突然冲进来,警告崔斯坦危险将至,说时迟那时快,马可王在梅洛特引导下出现了。梅洛特得意地向马可王说:“我的指控一点不错!”目睹两人偷情,国王几乎愣住了,不料崔斯坦却先疯狂地大叫:“你是幽灵,是虚伪者,快消失吧!”国王惊讶地问:“你在说我?崔斯坦,你说的是我?”接着马可王悲伤地说:“在没生子嗣的皇后去世时,曾经想把王国的一切让你继承。但是你却主张必须有位新的皇后,然后替我去迎娶这名女子,没想到……。”对国王的这番话,崔斯坦无言以对。 
    一会儿后,崔斯坦平静地告诉伊索德:“我要到夜之国,你愿意与我同行吗?”伊索德说,只要是崔斯坦要去的地方,她都愿意伴随。崔斯坦听了就吻了她。梅洛特看了大叫说:“这是对国王的冒犯”,拔剑向崔斯坦挑战。崔斯坦也愤怒地谴责他说:“骄纵我的人是你,鼓励国王娶伊索德的也是你,这次你竟因嫉妒而背叛朋友!”于是他拔剑和梅洛特厮杀起来,但崔斯坦受到对方猛烈的一击,受伤倒在库威纳的怀里,伊索德看了,忧心万分地昏倒在崔斯坦身上。 
第三幕位于卡列沃尔的崔斯坦城堡 
    爱之苦恼的音乐,在这一幕中有极精彩的表现。身受重伤的崔斯坦,这时正躺在卡列沃尔已经荒废的城堡庭院里。库威纳把他安全地送到这里,并将躲藏的地方告诉伊索德。 
第一场 
    远方传来悲伤的牧笛曲调。牧童登场后,他担心地注视着崔斯坦,并且向库威纳询问他的伤势,库威纳说:“女医生如果不来就没救了。你如果看到她的船,请吹出快乐的曲调吧!”牧童答应后就离开了。 
    听到牧笛声,崔斯坦清醒过来。库威纳向他报告将他运到卡列沃尔的经过,并说明现在最要紧的是赶快治好伤处。但崔斯坦喃喃自语说:“你这样认为,可和我的想法不一样”?他说:“我之所以从死亡世界回来,是因为憧憬仍在太阳之国的伊索德,以及对伊索德永无止境的爱。”库威纳听不太懂这些话的意思,管弦乐就奏出前面已出现的各种动机加以补充说明。 
    库威纳告诉崔斯坦,已经派遣忠实的部下到康瓦耳接伊索德前来。崔斯坦对伊索德的思念越来越强烈,于是产生了伊索德所乘船只靠近的幻觉。库威纳竖起耳朵仔细听,怎么也听不见当作信号的快乐牧笛声,传来的只是悲伤的曲调。 
    接着在长篇的独白中,崔斯坦叙述着自己坎坷的命运,他说:“父亲把种子留在母亲体内后便死去,母亲生下了我之后也魂归西天”然后他激动地大叫说,和伊索德宿命般的爱给了他灼热般的痛苦,说罢便昏迷过去。库威纳赶紧跑回崔斯坦身边,检查他的呼吸。不久,崔斯坦又渐渐恢复意识,询问着伊索德的船到了没有。在崔斯坦的脑海中不断浮现伊索德的船在大海中航行的情景。 
    这时传来愉快牧笛声,船只已经出现了。库威纳爬到守望塔上注视这艘船如何通过危险的礁石靠近码头,并告诉主人伊索德下船的模样,随即就跑出去迎接公主。 
第二场 
    崔斯坦因快乐而战栗着,唱出:《哦,我的太阳》。伊索德下船后急忙跑上山岗,激动地呼喊着崔斯坦,并紧紧抱住摇摇欲坠的崔斯坦,可是他在喊出伊索德的名字后就力竭而死。伊索德搂着倒下来的崔斯坦,对他说:“我是为了和你一块儿死才来的,请你再听听我的声音!”可是他的双眼已永远闭上,心脏也停止跳动了。伊索德肝肠寸断,倒在情人的遗体上昏厥了。 
第三场 
    这时牧笛再度响起,又有一艘船抵达,来的是马可王和他的部下。当他们来到城外时便大声叫喊:“把城门打开!”库威纳以为是敌人来袭,便把第一个冲进来的梅洛特刺死,紧接着又有不少士兵受伤,在崔斯坦的四周倒下。 
    这时马可王出现,他已从布兰洁娜那儿知道这件事的始末,此刻是来宽恕这对年轻的恋人,不料崔斯坦已死。伊索德在布兰洁脑徽料下清醒过来,她平静地唱出那著名的《伊索德的爱之死》:“他安详又平静地微笑”,唱毕便撒手人寰,灵魂离开了肉体。国王的心无比哀痛他在为这两个死去的人祈求冥福。幕落。
责任者
作曲: 瓦格纳 
剧本作者: 瓦格纳 
原著作者: 史特拉斯堡 
栏目关键词: 其他剧目 
辅助分类项: 歌剧 
1

学院客服:在线客服点这里  家教专员1:业务咨询点这里  家教专员2:业务咨询点这里  学院业务:业务咨询点这里

电话: 010-56429478 邮箱: cn010w@163.com 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

Copyright©2006-2019 www.cn010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1714号

学院网在线客服

  • 学院客服一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学院客服二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学院客服三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学院客服四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电话:010-56429478